乐竞·体育(中国)官方网站

中文EN
???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详情页

《人民日报》(海外版)整版点赞!奋进的中国架桥机就是牛!

来源: 时间:2022年05月28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 打印

  5月27日,《人民日报》(海外版)整版刊发《奋进吧,中国架桥机!》专题报道,并配发评论员文章《中国架桥机就是牛》,全景讲述了乐竞体育工业旗下中铁科工一批科研人员艰苦攻关、勇于创新,在中国架桥机研制事业中书写光辉篇章的故事。

微信图片_20220528144346

  

  奋进吧,中国架桥机!

  本报记者 史志鹏

  在广湛高铁八标项目现场,一台“变形金刚”跨出前脚,踩在前方桥墩上,悬在空中的身躯将运梁车上近千吨的巨大箱梁吊起,缓缓向前移动,轻轻放在10米高的两个桥墩中间。该架桥“金刚”名为“陆吾号”,由中铁科工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铁科工”)自主研制。整个架设过程如拼积木般,一段段铁路桥梁就这样搭建起来。

  回望过往,中国架桥机研制从学习起步,自主研发、打破垄断、走向世界,一路过来,着实不易。以中铁科工为代表的中国企业及其科研人员艰苦攻关、勇于创新,不断书写桥梁建造光辉篇章。立足新时代,奋进吧,中国架桥机!

世界首台桩梁一体架桥机“共工号”

世界首台桩梁一体架桥机“共工号”

  “外国人能搞出来,中国人一样可以”

  1978年12月8日,在湖北省武汉市一个废弃农机厂内,中铁科工的前身铁道部武汉工程机械研究所开始筹建。次年3月3日,带着实现“铁路施工机械化”的使命,铁道部武汉工程机械研究所成立。

  铁路施工是一项系统工程,需要多种设备。其中最复杂、研发难度最大的,当属架桥机。

  何为架桥机?“简单来讲,就是把梁片架设在桥墩上的设备。”中铁科工旗下的中铁机械院党委书记王光欣说。本科毕业就到中铁机械院工作的他,从事铁路施工装备研发已20余年。

  1991年9月,为迎接香港回归,国家决定修建京九线。但问题随之而来,没有设备能胜任京九线铁路桥梁的架设任务。

  “当时有架桥机,但没那么好用。”王光欣说,1953年,山海关桥梁厂(现在的中铁山桥)在苏联专家支持下研制出中国较早的架桥机——起重量65吨、可架设16米梁的悬臂架桥机。后为架设32米梁,中国工程师按65吨架桥机的原理放大研制成功两款130吨级架桥机,但安全性不高。

  1966年,根据铁四局铺轨架桥队副队长王成的建议,铁道部从全国抽调人手成功研制出66型130吨级架桥机,安全性大幅提升,可铁路混凝土桥梁那时多为T型梁片,架这种梁片必须进行三次人工移梁。

  能否实现空中一次移梁到位?1979年,王成担任铁道部武汉工程机械研究所首任所长,这个任务落到了中铁科工身上。

  1994年,在科研人员多年不懈努力下,JQ130架桥机诞生,在国内首次实现“空中移梁,一次到位”,T梁架设效率提升25%。京九线建设期间,4台JQ130架桥机参与,共架梁超3000孔。

1994年研制成功的JQ130架桥机

1994年研制成功的JQ130架桥机

  初战告捷,中铁科工把目光瞄准600吨级架桥机。上世纪90年代,国家提出兴建高速铁路。高铁一般用重量很大的箱梁而非T梁。在中国首条高速铁路客运专线秦沈线开建之初,很多人对箱梁架桥机还没有概念。

  “当时大吨位架桥机技术遭国外‘卡脖子’,研发几乎从零开始,难度可想而知。”王光欣讲到,有一天团队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了国外研制的600吨级架桥机,这激发了大家的斗志,“外国人能搞出来,中国人一样可以,而且能做得更好!”凭着这股劲,中铁科工在2000年成功研制出JQ600架桥机,随后架设24米、20米的整孔双线箱梁160余榀,承担起秦沈客运专线建设重任。

  21世纪以来,中国高铁多次大提速,高铁建设迎来黄金发展期。由于中国地理环境复杂多变,高铁线路多“以桥代路”,架桥机用武之地越来越多,种类更新不断:2006年合宁铁路客运专线首孔900吨级32米双线整孔箱梁架设,JQ900A架桥机成功应用,填补国内空白,比国外同类产品价格低40%;2018年郑济铁路VI标段施工,JQ1000架桥机顺利架设,标志高铁1000吨级架运装备研制成功……

  “43年来,我们从未停止对架桥机的研发与探索。”中铁科工总经理李方敏介绍,企业目前共研制出30多种架桥机,国家发明专利81项,主编、参编国家或铁道行业标准28项,架桥机被工信部认定为制造业单项冠军产品。

  挑战下的智慧与毅力

  架桥机不缺了,但不同的应用场景,考验着一代又一代中国架运装备研发者的智慧与毅力。

  青藏铁路,地处青藏高原,最高处5072米,是世界上海拔最高和最长的高原铁路。“决定修这条铁路时,JQ130架桥机在国内已应用,没人觉得有问题。”王光欣说,可真正“上台”时,才发现在缺氧、高寒、大风等恶劣条件下,JQ130架桥机“怯场”了。

  咋办?改造升级!普通发动机无法打火,换上特制的高原型增压中冷风冷柴油机;液压件启动困难,加入预热装置;风太大,增加防风支腿……

  架桥机拉到现场试验也会碰到各种问题,包括技术人员的身体健康。中铁科工退休专家党春太当时负责设备调试,他是从武汉过去的。“那是我第一次去高原,为了让架桥机早日使用,一下车就直奔工地。”党春太回忆说,结果午饭时就晕倒了,他在医务室进行简单治疗后,便又赶回工地。“那时大家都这样,没顾自己,就想着为青藏铁路多做点什么。”

  老一辈科研工作者的精神给王光欣留下深刻印象,每每回想,感慨万千:“中国架桥机从无到有、由弱变强,不就是靠着迎难而上才一路走来的吗?”

  随着高铁的快速发展,架桥难度也在升级。有的地方坡大、弯急,还有很多线路要穿越隧道。为方便过隧,国内首台千吨级单主梁低位过隧架桥机“陆吾号”登场,它不仅能快捷完成40米、32米跨度箱梁架设,相较普通架桥机1个月的过隧重装、转场时间,“陆吾号”只需1天,大大缩短了工期。

世界最大吨位1800吨级整孔预制箱梁架桥机“越海号”

世界最大吨位1800吨级整孔预制箱梁架桥机“越海号”

  铁路架桥机技术不断成熟,中铁科工积极开拓公路架桥机领域。杭甬高速复线宁波段一期工程海域段施工的50米整孔预制箱梁,单体重达1800吨,是目前国内梁上运架单体最重的超大吨位整孔预制箱梁。近期,一台名为“越海号”——能适应不同跨径、小曲线半径、左右幅高低墩等多种特殊工况的架桥机在杭甬高速复线加紧施工。在架设中,还发生了一件令人紧张的事。

  架桥时,架桥机支腿踩在两个不同高度的桥墩上,工程师为此安装了姿态感知系统,自行判断设备是否处于平衡状态。在一次作业中,突然红灯亮起,警铃也响了,这意味着支腿和桥墩间未完全贴合。可支腿长度根据桥墩高度设置,咋可能不平衡?现场所有人都捏了把汗,因为设备自身很重,一旦出现高低腿,很容易发生倾覆事故。后经检查才发现,原来是桥墩的实际高度与设计高度不一,引发了这段插曲。

  以前建桥打地基、现浇桥墩、架桥,后来预制桥墩、吊装桥墩、架桥,如今,世界首台桩梁一体架桥机“共工号”出现,实现了引孔、打桩、架梁、拼装桥墩全套作业,推动桥梁建造步入3.0时代。

  “共工号”的绝技在于把多道工序集为一体。其中,打桩精准度格外重要,若打不准,桥墩偏,路就偏了。为此,研发团队在设备上加装北斗模块,打桩精度有了保障。“架桥机的安全性与智能化、自动化水平一直是我们的努力方向,未来的架桥机会更安全更‘聪明’!”王光欣表示。

  走向全球,闪耀世界

  今年3月31日,印尼雅万高铁控制性工程、全线最长跨高速公路箱梁完成架设。此时,中铁科工项目负责人李建成已在当地连续驻守500天。

  雅万高铁,是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标志性工程。全线桥梁工程占比61.6%,总长约88公里。即使中国铁路架运装备和架桥经验再丰富,面对当地复杂工况,中铁科工的研发人员仍不敢懈怠,从接到任务的那刻起,就有针对性地开展设计。

为雅万高铁量身打造的JQS900架桥机

为雅万高铁量身打造的JQS900架桥机

  2019年6月20日,是约定好发运设备的日子。说干就干!研发人员争分夺秒,早一天完成设计,留给制造的时间就越充裕!那年的春节,很多人在办公室度过。

  工夫不负有心人。28天,为雅万高铁量身打造出JQS900型过隧运架设备,这也成为中铁科工设计架桥机的最快纪录。

  压力传导到生产部。制造加调试,3个月内完成!负责监造工作的石亮回忆,那时同志们二话没说,连续作战。“我们组织了机械、电气、液压专业的20多人蹲守制造基地监造、调试,最忙时连续15天奋战到天亮。”石亮说,终于在6月19日凌晨,完成了所有调试工作。

  在雅万高铁建设现场,天气成了包括李建成在内的技术人员未曾料想的难关。“一会高温暴晒,大汗淋漓;一会暴雨如注,浑身湿透。”李建成说,下大雨时,来不及回项目部,只能躲在机臂下。即便如此,技术人员在雨停后继续工作,湿衣服就靠风吹干。

  新冠肺炎疫情的到来,给架桥工作带来诸多挑战。因航运不畅,一些配件未及时运抵。有时设备安装、调试或维修,只能自制简易工具。架桥机减速齿轮损坏,大家用锉刀一点点磨。有一次,在处理液压油缸与油管接头处漏油问题时,李建成所用的工具脱落,手臂被划了一条大口子。

  困难不少。但在李建成看来,能成为建设大军的一员,是自己的无上荣光。由中铁科工提供的3台900吨级架桥机正在紧张施工,“大家最盼的,是雅万高铁早日通车,造福当地人民。”

  JQS900架桥机亮相雅万高铁只是一个缩影。肯尼亚蒙内铁路,TJ165架桥机立下汗马功劳;中老铁路,JQT180架桥机大展身手……“我们研制的架桥机等铁路施工装备已出口到10余个国家和地区,乘‘一带一路’倡议的东风,中国架桥机真正走向了全球,也必将闪耀世界!”李方敏说。

  中国架桥机就是牛

  尹 卫

  上世纪50年代,中国要靠外国专家的帮助,才能有自己的架桥机。斗转星移70年,世界见证了中国架桥机的崛起。

  如今,从大漠到高山,从江河到大海,从国内到国外,中国架桥机的身影出现在世界的不同角落,让一座座桥梁拔地而起,一条条高速铁路、公路翻山越岭,为当地人民带来幸福安康。我们不仅解决了“有无”的问题,更赢得了“高下”的比拼。2018年,我们研制的世界首台千吨级高铁架桥机应用到郑济铁路,开创国际先河;2022年,国内首台千吨级过隧单主梁高铁架桥机成功投入使用,设备性价比再度提升。

  中国架桥机为什么牛?从零起步,由弱变强,靠的是中国工程师不懈的创新探索。

  中国架桥机的研发选择的是自力更生、自主自强的道路。这条路在起初沐风栉雨、坎坷难行,却能保证以后走得稳、走得快。没有可模仿的对象,只能依靠自身的力量来创造,从小的部件到大的结构,从设计到制造,中国工程师一步一个脚印地打造出中国第一台高铁架桥机。

  从做出架桥机,到做精架桥机,中国工程师付出了十多年的努力。高铁时代的到来,铁路桥梁所用箱梁的重量从600吨增加到900吨再到1000吨,中国架桥机成功满足了施工需求的变化。起重能力提高的同时,一系列新技术的应用,让中国架桥机自动化、智能化、信息化水平更高,安全性能更强。我们自主研发的自动插拔销装置,让铁路工人少了人工安装的劳苦;设备管理云平台,让一部手机、一台电脑便可以掌握千里之外架桥机的各项数据,针对性地开展运维管理。自主创新,让中国架桥机有了更强的竞争力。

  人才是创新的基础,只有几十年如一日的耕耘才能收获创新的硕果。中铁科工集团1979年成立,40多年来,几代技术团队接力奋斗、赓续创新,才让中国架桥机在不同时代焕发不一样的风采,才有了2020年中铁科工架桥机被工信部认定为制造业单项冠军产品的荣耀。

  着眼未来,我们创新的步伐不曾放缓。一方面,我们正依托多年来积累的技术、经验和团队,冲刺“一键过孔”“一键架梁”等架桥机领域的新兴关键技术。另一方面,我们也在拓宽创新领域,向海洋工程装备、装配式建筑施工装备领域发展。目前,已研究出建筑构件装配机器人“赤沙号”、桩梁一体机“共工号”等具有重要影响力的装备,用创新力量拓宽了中国高新装备制造业的前进之路。

  放眼全球,中铁科工研制的架桥机已经为印尼雅万高铁、中老铁路等“一带一路”标志性工程作出了突出贡献,为世界道路建设提供了更多更优的解决方案。一台台中国架桥机,铺通的是道路,联通的是民心。它们是中国高端装备制造的新名片,也是联通“一带一路”的先行者。